新华网访谈实录-小土科技祝金甫

时间:2017年04月06日信息来源:影视百晓生

上周五(3月24日),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统计与数量经济系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北京小土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祝金甫博士做客《新华访谈》栏目,如何实现中国影视产业的工业化和信息化与网友亲切交流。以下为访谈部分文字实录。

微信图片_20170406093409.jpg

主持人:我们今天的访谈从中国影视的工业化、信息化开始聊起,其实跟您学校之外的工作有相当多的关系。您创办的小土科技其实有很多在这方面的从业经验,可不可以先从您的角度给我们分析一下中国影视业的现状。

 

祝金甫:中国影视产业这几年蓬勃发展。文化产业已经成为我们国家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影视产业是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几年我国电视剧产量每年保持在4、5百部左右,14000多集。电影产量2015年是686部,2016年是772部,从数量上我们已经是第一个生产大国,好作品、好内容也不少,但是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都很好的现象级作品还是比较少的。

 

主持人:您平常是干数据分析工作,用数据来看影视产业,您看大数据和影视产业的关系是什么?

 

祝金甫:影视产业无非是生产出让观众和老百姓喜欢看的作品,而大数据是人类行为的一个沉淀。互联网硬件和软件技术的发达,使得过去很多不知道的行为,现在都能存储下来转换成数据的形式。美国Netflix公司拍的《纸牌屋》,就是利用大数据分析拍摄出来的。利用大数据来指导影视公司,生产什么内容比较受欢迎。应该是好的作品引导着观众,而不是一味地迎合观众,观众喜欢什么我就做什么,这未必是正确的事情。

 

主持人:如果照那样做,就很难有新鲜的导演和演员冒出来了,都是老面孔。

 

祝金甫:现在电视荧屏上打鬼子的片子比较多,我认为不是一个严肃的抗日剧,而是一个娱乐的东西。近三年来备案的电视剧2247部,当代军旅只有25部,能拍出来7部,播出来6部,占百分之1点几。目前荧屏上充斥着“小鲜肉”、宫斗,缺少荷尔蒙的作品。所以《战狼》和《湄公河大案》异军突起,比较受欢迎。这说明真正的文化自信,影视是文化自信很重要的一个载体再加上我们国家周边的情况:南海、钓鱼岛、“萨德”,我们迫切地需要反映当代军人,当代军人英雄形象,能够增强我们民族文化自信的一些作品,而不是一味地迎合商业利益。当然它的商业利益和真正的艺术并不冲突。

 

主持人:我们站在更前沿的角度来预判未来,您觉得数据对于影视的支撑是什么样的?

 

祝金甫:单纯从商业和数据的角度来看,一部作品为什么受欢迎?是什么人群在消费这部作品,消费人群有什么特点,有一个大数据画像,他们的年龄、职业、收入、区域,是一线城市,还是二线城市,因为不同的区域城市喜欢的题材也是不一样的。我认为大数据在影视创作过程当中起到预判和指导性的作用,因为这个作品是给观众看的。

 

主持人:您接触这么多的案例,您觉得哪些案例是在我们之前的评估当中能够对这个本子有一个特别准确的预判,能够帮助我们来提升自己在整个业界的形象。

 

祝金甫:《断刀》是反映云南人民抗日的一部作品,成本不高,也没有太多的大咖,但是剧本是很不错的。我拿到本子之后,和他们很敬业的制片人曾辉说这个作品没有问题。如果在央视播出,收视率会达到1点1几,在央八能排到第二名,他自己都不相信,他说这部剧有这么好吗?我说没有问题。因为从数据来看,这个作品确实比较扎实,编剧王军是中戏科班出身,本子磨了不少时间。最后出来的结果确实在中央八套近五年排名第一,他们现在拍《断刀2》,投资确实不高,但是好的作品就是受欢迎的。

 

主持人:那就很好奇了,可能大家和我有一样的问题,我们如何做这个评测,凭什么这个本子在你们公司过几天,你就能说在某电视台上排在收视率第几?

 

祝金甫:第一,我积累了近十年的数据,各种区域、题材;第二,好的作品还是有规律的,只不过我把一个非标准化的产品标准化了。不管是看电影还是看电视剧,无非是看情节和人物,多少个情节点,多少个大的拐点,多少个反转、节奏,片尾剧情的悬念。通过60万集成数据分析发现,40多分钟的电视剧里面有6个情节点,就是6个事件是最好的。我发现收视率比较高的,受欢迎的作品,就有这个特点。大数据只是给出这个结果,只做相关分析,不做原因分析。

微信图片_20170406093352.jpg

主持人:这种规范化的应用如果说真正能够在影视业推行开来,每一个剧组不论大小,什么投资规模,能够采用标准化的执行方案,是不是会对这个作品最后出来能够活得更久,或者有更好的生命力是一个最大的帮助。

 

祝金甫:我认为首先工业化和规范化对影视作品的生产有很大的帮助,曾经有人问我,所有的作品都按照工业化、规范化生产不是一样了吗?其实不是这样的。一个影视作品的内核独立精神和工业化生产并不违背。按照工业化的生产特点,一集需要6个冲突和6个情节点,但是冲突和情节点如何进行艺术加工,那是不违背的。从工业化角度来说,更迎合了这个产品的商业属性,但是与产品的艺术性并不冲突,就是感性和理性并不是不可调和的,他们是互相帮助的。这个产品既具有艺术性,又有很好的观赏性、商业性,这是非常好的。好莱坞就是这样模式过来的,而且非常成功。

 

主持人:在整个信息化过程当中,我们怎么样让这个信息化变得更透明?怎么样能把这样的东西更多得推进下去?或者让它更广泛的使用?

 

祝金甫:中国的工业化水平还处于初级阶段。国家级的中影和一些大的数字基地,包括民间的上市公司,他们在资本运作、宣发上已经国际化了,但工业化根本就没有达到。中国的影视产业“圈子”文化特别严重,这个大导演一搓人,那个大导演一搓人,百花各放,而不是百花齐放。信息特别闭塞,不对称,提升整个水平很难。虽然我们的工业设备硬件有了,但是人员上不去,软实力上不去,这些问题更大。

 

随着中国影视产业的发展,环境也逐渐成熟。第一,从业人员水平逐渐提高。第二,老百姓观众对影视作品的欣赏水平越来越高,大的外部环境有了。内部环境因为很多专业人的介入,包括资本的介入,他们对资本的生产和拍摄要求就是比较规范化,不能再作坊式的。我要清楚知道我的这些钱是怎么花的,每天的进度如何,这些加上硬件的发达,包括移动互联网的发达,就很自然的促进这个事情往前走。

 

主持人:最后聊一个稍微大的话题,您觉得影视产业和资本的是什么样的?

 

祝金甫:它是双刃剑。任何行业的发展都离不开资本的支持,这几年各行各业的资本都进入影视行业,影视行业有一个特点,就是必须有一个周期,甚至剧本要几年时间的打磨,从生产、宣发、后期、中期的制作,最后到播出,必须要有一个过程,而不是快消品。而资本要求投资要变现,资本的介入使得很多作品的创作是急功近利,只重视短期的效益,结果很多影视公司包括艺人签署对赌协议,作品出来不尽人意。所以资本能够帮助一个产业发展,但是也能毁灭、打击一个产业,确实是一把双刃剑。

 

现在很多文化产业基金里很多人有影视产业从业背景,这就是很大的进步。因为资本到后来也发现,如果违背一个社会的规律是失败的,是赚不到钱的。很多搞金融的不一定懂影视,就找一些影视从业人员充实到产业基金队伍当中去,这样对产业发展是一个比较好的融合。